陳華鋒:博物館裏的“文物醫生”
2020-12-31 14:43
<p class="MsoNormal" align="justify" style="margin-top:0.0000pt;margin-right:0.0000pt;margin-bottom:0.0000pt; margin-left:0.0000pt;mso-para-margin-top:0.0000gd;mso-para-margin-right:0.0000gd; mso-para-margin-bottom:0.0000gd;mso-para-margin-left:0.0000gd;text-indent:24.0000pt; mso-char-indent-count:0.0000;text-autospace:ideograph-numeric;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text-align:justify;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line-height:150%;"><span style="mso-spacerun:'yes';font-family:宋體;font-size:10.5000pt; mso-font-kerning:1.0000pt;"><font face="宋體">陳華鋒就是一位專門修復出土木漆器的</font>“文物醫生”,今年37<font face="宋體">歲的他,從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科技史與科技考古專業畢業之後,進入安徽博物院從事文物科技保護工作,從此與出土木漆器結緣。</font></span><span style="mso-spacerun:'yes';font-family:宋體;font-size:10.5000pt; mso-font-kerning:1.0000pt;">&

點擊觀看視頻                                                                               








《我在故宮修文物》這部紀錄片讓很多人認識到“文物醫生”這個職業,其實“文物醫生”比文物還稀缺。

陳華鋒就是一位專門修復出土木漆器的“文物醫生”,今年37歲的他,從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科技史與科技考古專業畢業之後,進入安徽博物院從事文物科技保護工作,從此與出土木漆器結緣。


037A4398.JPG



始於熱愛 勇於堅持


源於對專業的熱愛,陳華鋒在木器漆修復室一待就是十年。 一件出土木器漆的修復要經過脱水乾燥、定型加固、碎片拼接、胎體補缺打磨、上色漆、圖案修復等一系列步驟,缺一不可,整個步驟的週期長達四、五年。

initpintu_副本.jpg

在脱水乾燥步驟中要用到乙二醛試劑,上色漆步驟中要用到生漆,這些材料對皮膚都有腐蝕作用。陳華鋒説,剛接觸生漆的時候,手部過敏起皮疹,又癢又痛,後來經歷得多了,身體慢慢對生漆免疫了。


微信圖片_20201224094643.jpg

微信圖片_20201224094647.jpg



嚴格要求  做“三心”級專家

對於工作,陳華峯一直以“三心”要求自己。因為剛出土的木漆器比較糟朽,整個修復流程也比較漫長,所以做好木漆器的保護修復,一定要做到細心,耐心和專心。

微信圖片_20201224094543.jpg


在實際的修復過程中,陳華峯要及時細心地觀察有突發狀況,從而不斷調整修復技術方案。由於修復週期比較漫長,而且前期脱水乾燥的程度會影響到後期的修復效果所以耐心必不可少。專心是因為在上漆和圖案修復過程中要做到心到眼到手到,不能受太多的外界干擾,所以要保持非常專注的態度。

微信圖片_20201224094614.jpg



任重道遠  呼籲薪火相傳


如今從事出土木漆器保護修復的人員全國也兩百人左右,對於全國幾萬件的出土木漆器修復任務而言隊伍的規模比較小,而且木器漆修復週期漫長工作任務還是比較重的。

微信圖片_20201224094509.jpg



目前,安徽省從事出土木漆器保護的專業技術人員也就陳華鋒和其另外一位同事。陳華鋒表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加入到他們的隊伍裏去。

微信圖片_20201211162430.jpg


 


網友評論網友評論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全部評論